TAG

广告联系

编辑QQ

站务邮箱

当前位置:河北在线网 > 财经在线 >

Snap空头增加 浑水创始人称其涉嫌增长数据欺诈

来源:腾讯财经 发布时间:2017-05-25 09:31 类别:财经在线

腾讯财经 作者 王丹薇 发自纽约

以做空中概股闻名的浑水机构创始人Carson Block,盯上了90后明星创业者Snapchat母公司Snap创始人Evan Spiegel(埃文·斯皮格尔)。

当地时间周三,Carson Block对腾讯财经表示,目前对做空Snap有七成把握,”此前浑水做空公司基于其历史表现,在Snap这个案例中,我们要衡量其未来潜力,这是我还没有做空Snap的原因。”

Carson Block称,股东无投票权、增长数据欺诈、商业模式变现乏力和债务压力是浑水打算做空Snap的主要原因。

5月11日,Snap上市后第一份财报显示,该公司在2017年第一季度亏损22亿美元,远不及华尔街预期,IPO成功带来的积极影响大幅缩水,Snap股价当天盘后大跌24%。

一周之内,峰回路转,5月15日Snap向证监会递交的公开资料称,大型机构投资方Fidelity(富达),BlackRock(贝莱德)于三月入股,名单上著名投资人Daniel Loeb的Third Point基金和Daniel Och的Och Ziff Capital Management也赫然在列。知名机构的背书为市场注入强心剂,Snap当日股价上涨8%。

美股市场对这家90后创始人领导的科技公司的态度两极分化,有些投资人热情追捧,有些又避之不及。腾讯财经查阅市场资料发现,Snap的空头股数在财报周上涨2.2%,占总流通股比的16.6%,这在美股市场是不小的比例。

截至周三收盘,Snap 报20.53美元/股,纽交所交易员Stephen Guilfoyle对腾讯财经表示,股东投票权缺失为公司埋下的隐患是自己不看好Snap的原因,“14美元每股是我的心理价位,高于这个价格对我来说就是过度风险。”

 

投票权之争

 

以“阅后即焚”社交产品Snapchat闻名的Snap在递交招股书时,将自己定位为相机硬件公司,该公司也借鉴了传统媒体公司的做法,把投票权掌握在少数高管手中。

Snap的招股书显示,该公司计划通过IPO发行不带有投票权的A级普通股,通过使用三级股票,Snap联合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九零后创业者Evan Spiegel(埃文·施皮格尔)和Robert Murphy(罗伯特·墨菲)将拥有公司绝大多数的表决权。

IPO当天Evan Spiegel携未婚妻Miranda Kerr(米兰达·可儿)来到纽交所,现场气氛也因为多金少帅和时尚明星的到来而十分热烈。但数位交易员在现场对腾讯财经表示,尽管美国证券市场比较开放,但是投票权如此集中,还是第一次领教。

设计多级表决权结构始自于媒体公司,媒体巨头称采取分级所有权结构,能够保护公司的编辑独立权,避免严肃新闻报道给季度业绩到来的财务波动。Rupert Murdoch(罗伯特·默多克)旗下新闻集团和21世纪福克斯Och Sulzberger(奥克斯·苏兹伯格)家族的纽约时报公司以及Sumner Redstone(萨姆纳·雷石东)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均采取这种方法。

2004年,谷歌上市开创了科技公司采用多级股票结构的先河。其后的社交平台Facebook,Twitter,团购网站Groupon,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和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局纷纷效仿。

对于创始人对公司发展起到决定作用的公司,双重股权结构保证了公司的稳定性,不受资本左右,但就像美股市场的一句流行语所说,“销售解决所有问题”(Sales solve all the problems.),公司命运最终还取决于盈利数据。Facebook在上市之后面对质疑,在交出漂亮的移动广告业绩后力挽狂澜,终获投资人追捧,而Groupon和Zynga在IPO不到两年内,其创始人均遭弹劾。

Evan Spiegel在上市之前,“因带领公司上市”而获得额外的价值约8亿美元的股票奖励,这位创始人还持有公司A,B,C级股票分别为21.8%,2%和50%。“Evan难道不只是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吗”,Carson Block对腾讯财经说,“这体现了这家公司巨大的治理风险。”

2011年9月推出Snapchat以来,Snap分别收到腾讯、Facebook分别提出30亿和4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,都遭拒绝,被外界解读为Evan Spiegel志在产品。但按照协议,这位90后创始人如果在上市后套现离开,或者对公司其他股东做出任何不义之举,没有任何协议可以对其究责。Carson Block对腾讯财经表示,“从目前的迹象看,Evan Spiegel还不具有领导一家大型成熟上市公司的资质。”

 

前员工诉Snap欺诈 市场暂无反应

 

Anthony Pompliano这位Snap的前员工,在今年1月和5月两次将Snap告上法庭,在他的诉状中,Snap是一家虚报增长数量、窃取竞争对手情报、欺压员工的公司。

Anthony Pompliano曾在Facebook担任Paper这一产品的用户增长主管,来到Snapchat后领衔用户增长部门。Pompliano称,Snap一位高管在2015年9月4日迫使其透露Facebook的人员架构和值得被Snap挖走的人才目标,而这违背了Pompliano与前雇主签订的同业竞争协议。

Pompliano同时认为,Snap在多项衡量社交媒体潜力的重要指标上造假。Pompliano的律师在诉状中写道,Snap对广告主和投资人虚报日活人数,称公司在2015年之前日活已经突破1亿。腾讯财经查阅Snap 第一季度财报发现,Snap 日活人数在2016年第一季度为1亿2200万,低于市场预期。

Snap第一季度财报也显示,该公司的季度用户增长率为低于5%,而根据Pompliano的说法,Snap对广告主称公司月增长率超过10%。

美股市场并没有对这一指控表现出强烈的兴趣,而Snap对Pompliano的数次指控也仅做出“无稽之谈”的简短回应。

Carson Block称自己对Pompliano本人做了很多尽职调查,如果要在Evan Spiegel和Pompliano之间选择,宁愿相信后者。Carson对腾讯财经表示,“Evan Spiegel在第一季度财报会上,面对与Facebook竞争的问题一笑而过,这是傲慢而不负责的,Evan还没有证明自己,他还不是下一个Mark Zuckerberg(马克·扎克伯格)。

 

变现之路漫漫

 

全球广告市场大约为6000亿美元,虽然新媒体异军突起,但是电视和纸媒正在媒体广告市场占据70%的份额。Monness, Crespi, Hardt & Co的股票分析师James Cakmak认为在网络媒体不断扩大广告市场占有率的过程中,Snap是最有希望的潜力股。

James Cakmak是Snap上市之后股票动荡期间,第一个给出该公司“买入”评级的分析师。Cakmak称Snap和Instagram等竞争对手不同,是把移动平台上的内容展示做得最好的公司,“该公司研发能力强,在Snapchat平台上的广告变现工具将是这家公司的印钞机。”

Snap的创新能力在业界有目共睹,这却让Carson更加警惕,Carson对腾讯财经表示,如果比Snap大得多的Facebook可以轻松“拷贝”其功能,那么证明Snap的产品没有护城河。

得广告者得天下。市场在Facebook上市之初对其的质疑,在该公司交出满意的广告盈利成绩单后才烟消云散。在今年2月公布的第四季度财报中,Facebook的收入和盈利多出现大幅增长。

2011年扎克伯格决定尝试在移动端信息流中投放广告,虽然这个决策让所有人在目瞪口呆,但是也正是这一在当时看来可能“杀死”Facebook的主意,最终挽救了这家公司的前途。

而一样曾经引领风骚的Twitter则因为盈利乏力而失去了市场的宠爱。Carson Block对数字媒体为广告主提供的价值存疑,此前也成功做空过包括网秦在内的多家数字媒体公司。